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政企展播 > 188bet亚洲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关于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

188bet亚洲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关于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

时间:2020-03-22 04:43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新华社北京3月16日电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关于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审查结果报告
(2018年3月1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第五次会议通过)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查了国务院提出的2017年全国预算执行情况与2018年全国预算草案和《关于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对预算草案和预算报告进行初步审查的基础上,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根据各代表团的审查意见,又作了进一步审查。国务院根据审查意见对预算报告作了修改。现将审查结果报告如下。

一、根据国务院报告的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2566亿元,完成预算的102.3%,比2016年同口径(下同)增长7.4%,加上使用结转结余及调入资金10139亿元,收入总量为182705亿元;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03330亿元,完成预算的104.3%,增长7.7%,加上补充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3175亿元,支出总量为206505亿元;收支总量相抵,赤字23800亿元,与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批准的预算持平,赤字率为2.9%。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1119亿元,完成预算的103.2%,增长7.1%,加上调入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1350亿元,从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283亿元,收入总量为82752亿元;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95077亿元,完成预算的99.3%,增长5.4%,加上补充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3175亿元,支出总量为98252亿元;收支总量相抵,中央财政赤字15500亿元,与预算持平。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余额4666亿元。2017年末,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770.16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债务余额限额141408.35亿元之内。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06.59亿元,包括一般债务余额103322.35亿元、专项债务余额61384.24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债务余额限额188174.3亿元以内。

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61462亿元,完成预算的130.3%,增长34.8%,加上结转收入299亿元和地方政府发行新增专项债券筹集收入8000亿元,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总量为69761亿元;全国政府性基金支出60700亿元,完成预算的109.4%,增长32.7%。其中,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3824亿元,完成预算的103.2%,增长6.4%,加上结转收入299亿元,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总量为4123亿元;中央政府性基金支出3669亿元,完成预算的91.6%,增长9.2%。全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2579亿元,完成预算的110.3%,下降1.2%;全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2011亿元,完成预算的102.5%,下降6.7%,向一般公共预算调出568亿元。其中,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1244亿元,完成预算的96.5%,下降13%,加上结转收入128亿元,收入总量为1372亿元;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1002亿元,完成预算的86.3%,下降30.9%,向一般公共预算调出257亿元。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55380亿元,完成预算的106.9%,增长10.5%;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支出48952亿元,完成预算的101%,增长12.3%;当年收支结余6428亿元,年末滚存结余72037亿元。预算草案中对执行情况进行了说明。

财政经济委员会认为,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总体情况较好。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不断增强“四个意识”,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按照党中央决策部署和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各项决议的要求,贯彻实施预算法,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减税降费力度,着力保障脱贫攻坚、生态环保、民生改善等重点领域支出,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促进了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发挥了财政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和重要支柱作用。同时,在预算执行和财政管理中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主要是:财政收支仍处于紧平衡状态,部分基层财政运行困难;预算编制还不够科学准确,预算执行的约束力不够强,支出项目只增不减的固化格局没有根本改变,部分项目执行结果与预算相差较大;一些政策尚未执行到位,一些资金使用绩效不高,存在资金闲置、项目推进缓慢、违规收取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问题;部门预算执行中存在通过项目支出列支公用经费和人员经费、年末结转资金规模较大等现象;转移支付管理不够规范,部分专项转移支付项目预算执行率偏低;一些地方存在变相举债和违法违规担保行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不容忽视。这些问题要高度重视,认真研究,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以解决。